像少年啦飞驰..买车过程.

向下

像少年啦飞驰..买车过程.

帖子  凡星 于 周一 十一月 29, 2010 6:21 pm

可还是被人遗弃那天我们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就听见远方排气管声音大作,老夏激动不已,说,我的车来了。

然后一个男的骑着一部跑车停到我们面前,轰几把油门,下车说:你看怎么样这车。
然后老夏一副专家的样子,庄严地绕车三周,摸摸排气管,踢踢轮胎,点头道:还行。

那男的介绍道,这车可是我们这里底子最好的一部,邓乐普的新胎,一挡保你拉到八十。
老夏又点头道:不错。
那男的来了兴致,介绍了一堆此车的好处以及它的英勇经历,最后说:兄弟上去试两圈?
老夏略显为难说:这车挡位是怎么样的?

那男的说:国际挡,没改过,和其他跑车一样。
于是老夏坐上车说:那我发动了。男的说:你发吧。
老夏一脚把车发动起来,在空挡里油门拧到暴大,那男的在一边夸奖道:一看兄弟的架势就知道是玩车的,多凶猛,最快开过两百吧?我这车改过,能拉两百十,包你爽。
老夏将身体伏在车上,把撑脚收回,注视前方,显得十分专业,然后见他油门一拧,排气管顿时白烟滚滚。
然后老夏突然扭头问那男的说:怪事,那车怎么还不走呢?
那男的差点昏过去,表情怪异地说:老兄,你搞什么,你还没挂挡呢。
老夏急忙说:哦,我给忘了,好久不开了。
那男的说:往下踩一挡,二三四五六都是往上勾的。
  老夏恍然大悟说:是这样啊,记起来了。

  然后老夏就呆坐在车上。
  那男的问:你怎么不开了?
  老夏支支吾吾地问:那在哪挂挡?
  那男的差点再昏过去,回过神后指着老夏左脚踩的那地方说:这,看见没有。
  老夏问道:踩这个?
  那男的问老夏:你他妈会不会开车,不会说一声,我教你,别他妈逞强。
  我在旁边对老夏说:是啊,你他妈会不会啊?
  老夏生气道:我以前开过,只是有点生疏,你他妈懂个屁。
  然后那男的说:那你就开吧,慢点。
  然后老夏往下挂一挡,只见车发出“嘎”的一声,然后往前一冲就熄火了。
  老夏指着那男的说:你的车有问题吧。
  那男的一副要上来杀了老夏的气势,说:有你妈个×,你他妈挂挡不捏离合器啊?
  老夏一脸迷惑。
  那人上前将老夏推开,跨上车说:你他妈不会开不要弄伤车子,别人还要呢,他妈还在电话里说有赛车驾照以前是学机械的,妈的老子还挑个好车给你,你他妈会开个屁。
  说完以后,那人态度有所缓和,终于明白自己不是搞赛车的而是推销走私车的,便拍拍老夏的肩膀说:兄弟,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你不会说一句,我可以教你,我第一次开车的时候也这样。来,你看我起步,先捏离合器……
  老夏再次疑惑地说:那个不是后刹车吗?
  那人一时又控制不住,骂道:你他妈自行车骑多了?
  老夏说:然后呢?
  那人说:然后像这样,挂一挡,慢慢松开离合器,再拧一点油门,车就动了。
  然后此人继续示范,说:这车很凶,你一般刚开始开慢点,熟悉一下车子,一般七千转以后换挡,换挡的时候要捏离合器,速度没了再降挡,停车要挂空挡,一般这样的两冲程车发动机转数低了烧火花塞,转数高了伤发动机,所以你这样的初学者很容易开坏。
  老夏问道:那我应该转数高呢还是转数低的?
  那人从没回答过这样的问题,不耐烦道:你看火花塞和发动机哪个便宜就烧哪个。
  然后老夏问了一个让此人对老夏彻底失望的问题:那火花塞是什么东西?
  那人教诲了老夏半个钟头,老夏终于觉得可以开车上路,再熄火两次以后终于得以缓缓开动,用一挡绕一个圈子以后,老夏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问那人:还行吧?
  那人忙说行,然后问老夏这车要不要。
  老夏说,我再试一圈吧。
  然后老夏很潇洒地一踢撑脚,结果没把车摆正,那车正好斜着要倒下去,老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车居然这么重,连扶都扶不住,然后咣一下车子倒地。
  那男的忙跑过去和老夏一起扶起车子,观察半天说:呀,这车大板坏了,刮花掉了,看来你非要不可了。
  老夏很爽快地掏出一万两千块钱,说:钥匙归我了。
  那男的点过钱以后我上去问:兄弟有没有什么便宜点的车?
  那人说:你是说摩托车啊?
  我忙说是。
  那人说,最便宜的?
  我点头问:有什么车?
  他说:这有几辆两冲程的TZM,雅马哈的,一百五十CC,比这车还小点。
  我问:什么颜色的?
  那人说:红白的,红的占多点。
  我问:什么价钱?
  那人说:诚心想要七千块钱。
  我说:行,那你给我留个电话吧。
  
老夏目送此人打车离去后,骑上车很兴奋地邀请我坐上来回学校兜风去。我忙说:别,我还是打车回去吧。
  老夏一再请求我坐上他的车去,此时尽管我对这样的生活有种种不满,但是还是没有厌世的念头,所以飞快跳上一部出租车逃走。
  等我到了学院以后开始等待老夏,半个小时过去他终于推车而来,见到我就骂:日本鬼子造的东西真他妈重。
  车子不能发动的原因是没有了汽油。在加满油以后老夏找了个空旷的地方操练车技,从此开始他的飙车生涯。
对于摩托车我始终有不安全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在小学的时候学校曾经组织过一次交通安全讲座,当时展示了很多照片,具体内容不外乎各种各样的死法。在这些照片里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一张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被大卡车绞碎四肢分家脑浆横流皮肉满地的照片,那时候铁牛笑着说真是一部绞肉机。然后我们认为,以后我们宁愿去开绞肉机也不愿意做肉。
  而老夏没有目睹这样的惨状,认为大不了就是被车撞死,而自己正在年轻的时候,所谓烈火青春,就是这样的。
这部车子出现过很多问题,因为是两冲程的跑车,没有电发动,所以每天起床老夏总要花半个小时在怎样将此车发动起来上面,每次发起,总是汗流浃背,所以自从有车以后,老夏就觉得这个冬天不太冷。
  但是发动不起来是次要的问题,主要的是很多人知道老夏有了一部跑车,然后早上去吃饭的时候看见老夏在死命蹬车,打招呼说:老夏,发车啊?

老夏停下说:是啊,天冷,难发。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此人吃完饭踢一场球回来,看见老夏,依旧说:老夏,发车啊?
  我相信老夏买这车是后悔的,因为这车花了他所有的积蓄,而且不能有任何的事故发生
,一来因为全学院人目光都盯着这部车,倘若一次回来被人发现缺了一个反光镜什么的,必将遭受耻笑。而且一旦发生事故,车和人都没钱去修了。
一个月以后,老夏的技术突飞猛进,已经可以在人群里穿梭自如。同时我开始第一次坐他的车。那次爬上车以后我发现后座非常之高,当时我还略有赞叹说视野很好,然后老夏要我抱紧他,免得他到时停车捡人,于是我抱紧油箱。之后老夏挂入一挡,我感觉车子轻轻一震,还问老夏这样的情况是否正常。
  以后的事情就惊心动魄了,老夏带了一个人高转数起步,车头猛抬了起来,旁边的人看了纷纷叫好,而老夏本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大叫一声不好,然后猛地收油,车头落到地上以后,老夏惊魂未定,慢悠悠将此车开动起来,然后到了路况比较好的地方,此人突发神勇,一把大油门,然后我只感觉车子拽着人跑,我扶紧油箱说不行了要掉下去了,然后老夏自豪地说:废话,你抱着我不就掉不下去了。
  我觉得此话有理,两手抱紧他的腰,然后只感觉车子神经质地抖动了一下,然后听见老夏大叫:不行了,我要掉下去了,快放手,痒死我了。
  我们之所以能够听见对方说话是因为老夏把自己所有的钱都买了车,这意味着,他没钱买头盔了。
  这天老夏将车拉到一百二十迈,这个速度下大家都是眼泪横飞,不明真相的人肯定以为这两个傻×开车都能开得感动得哭出来。正当我们以为我们是这条马路上飞得最快的人的时候,听见远方传来涡轮增压引擎的吼叫声,老夏稍微减慢速度说:回头看看是个什么东西?
  我泪眼蒙回头一看,不是想象中的扁扁的红色跑车飞驰而来,而是一个挺高的白色轿车正在快速接近,马上回头汇报说:老夏,甭怕,一个桑塔那。
  老夏马上用北京话说:你丫危急时刻说话还挺押韵。
  话刚说完,只觉得旁边一阵凉风,一部白色的车贴着我的腿呼啸过去,老夏一躲,差点撞路沿上,好不容易控制好车,大声对我说:这桑塔那巨牛×。
  我刚刚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情,问:你见过有哪个桑塔那开这么快的吗?
  老夏说:没。
  我忙叫道:追!
  老夏说:追你个头!不就个桑塔那?
  我说:你见过涡轮增压的桑塔那?
  老夏说:没。追。
  后来的事实证明,追这部车使我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变化。
  事情的过程是老夏马上精神亢奋,降一个挡后油门把手差点给拧下来。一路上我们的速度达到一百五十,此时老夏肯定被泪水模糊了双眼,眼前什么都没有,连路都没了,此时如果冲进商店肯定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在这样生死置之度外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终于追到了那部白车的屁股后面,此时我们才看清楚车屁股上的“EVOLUTION”字样,这意味着,我们追到的是一部三菱的枪骑兵,世界拉力赛冠军车。
  知道这个情况以后老夏顿时心里没底了,本来他还常常吹嘘他的摩托车如何之快之类,看到“EVO”三个字母马上收油打算回家,此时突然前面的车一个刹车,老夏跟着他刹,然后车里伸出一只手示意大家停车。
  当时老夏和我的面容是很可怕的,脸被冷风吹得十分粗糙,大家头发翘了至少有一分米,最关键的是我们两人还热泪盈眶。
  我们停车以后枪骑兵里出来一个家伙,敬我们一支烟,问:哪的?
  老夏回道:师范里的。
  然后这家伙看着我们的脸说:一表人才。
  接着此人说:我从没见到过不戴头盔都能开这么猛的人,有胆识,技术也不错,这样吧,你有没有参加什么车队?
  老夏木讷地说:没。
  然后那人说:那你就参加我们车队吧,你们叫我阿超就行了。
  老夏激动得以为这是一个赛车俱乐部,未来马上变得美好起来。
 
当天阿超给了老夏一千块钱的见面礼,并且在晚上八点的时候,老夏准时到了阿超约的地方,那时候那里已经停了十来部跑车,老夏开车过去的时候,一帮人忙围住了老夏的车,仔细端详以后骂道:屁,什么都没改就想赢钱。
  然后阿超向大家介绍,这个是老夏,开车很猛,没戴头盔载个人居然能跑一百五,是新会员。
  之后马上有人提出要和老夏跑一场,然后掏出五百块钱放在头盔里。我们终于明白原来这个车队就是干这个的
  结果是老夏接过阿超给的SHOEI的头盔,和那家伙飙车,而胜利的过程是,那家伙起步想玩个翘头,好让老夏大开眼界,结果没有热胎,侧滑出去被车压到腿,送医院急救,躺了一个多月。老夏因为怕熄火,所以慢慢起步,却得到五百块钱。当天当场的一共三个车队,阿超那个叫急速车队,还有一个叫超速车队,另一个叫极速车队。而这个地方一共有六个车队,还有三个分别是神速车队,速男车队,超极速车队。事实真相是,这帮都是没文化的流氓,这点从他们取的车队的名字可以看出。这帮流氓本来忙着打架跳舞,后来不知怎么喜欢上飙车,于是帮派变成车队,买车飙车,赢钱改车,改车再飙车,直到一天遇见绞肉机为止。
而老夏迅速奠定了他在急速车队里的主力位置,因为老夏在那天带我回学院的时候,不小心油门又没控制好,起步前轮又翘了半米高,自己吓得半死,然而结果是,众流氓觉得此人在带人的时候都能表演翘头,技术果然了得。
  而我所惊奇的是那帮家伙,什么极速超速超极速的,居然能不搞混淆车队的名字,认准自己的老大。

凡星

帖子数 : 67
注册日期 : 10-11-1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